完本

帝宠

时间:2019-08-02 06:02:02

状态:已完结

作者:九牧

主角:霍凉瑾,苏宴浅

在线阅读

九牧新书《帝宠》由九牧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霍凉瑾,苏宴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泠清儿被霍凉瑾话里的怒火吓得打了个冷战,她也是伺候了霍凉瑾近十年的人了,自然能听得出霍凉瑾话里的冷意,只是她想了想,发现自己没什么

《帝宠》免费试读


泠清儿被霍凉瑾话里的怒火吓得打了个冷战,她也是伺候了霍凉瑾近十年的人了,自然能听得出霍凉瑾话里的冷意,只是她想了想,发现自己没什么大错,不过一个低贱的农家女罢了,还想让她多么上心?

于是,泠清儿撑着底气,理所当然地说道,“是啊,是一直……”

只是,泠清儿还没说完,就被怒极的霍凉瑾一脚踹了出去。

看着盛怒的霍凉瑾,后面的应安缩了缩脖子,他是看出来了,只要是涉及到里头那位的事,他们家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七爷完全就是个发情的狮子,暴怒异常。

“奴大欺主的狗东西,只配去刑监司!”霍凉瑾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吓愣了的泠清儿。

刑监司是宫里专门关押惩治犯事宫人的地方,也兼有宫闱审讯用刑之责。

“是。”应安瞅了一眼如烂泥伏地的泠清儿,心里冷笑一声,暗骂她活该,仗着自己身后有沈家,时常明目张胆地给温淑仪递消息,还自视地位超然,时常不把他们这些自幼便服侍霍凉瑾的人放在眼里。

“走吧,进去给她瞧瞧伤。”霍凉瑾转头对也受了些惊吓的楼娴说道,由于刚刚发完火,语气还是有些冷硬。

“好……”白着脸的楼娴下意识地回答,愣了一下以后才反应过来,跟上了霍凉瑾,迈进门。

在她的印象里,阿瑾哥虽然冷酷,但是从来没有过如此盛怒,刚刚他一下迸发出的盛怒,让她从心底发出了害怕的颤抖,让她一时腿软险些站不住。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楼娴没有注意到前面霍凉瑾突然放缓了脚步,一下子撞了上去,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呼。

霍凉瑾一进屋门,突然觉得自己这带着一身戾气大步走入会吓到苏宴浅,于是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连冰冷的脸色也跟着柔和下来,硬硬的喉咙也被他事先放软,正准备唤他的娇娘一声,就被后面跟上来的楼娴撞了一下,紧接着耳边就是一声细柔的惊叫声。

霍凉瑾下意识皱了皱眉,刚刚还觉得楼娴是天真烂漫,如今倒觉得她太过毛躁不稳重。霍凉瑾责怪地看了楼娴一眼,才又抬脚往前走,“娇娇,我带大夫来了,我们进来了。”

楼娴惊叫一声立即补救性地捂住嘴,待看到霍凉瑾看过来的眼神时,心都凉了半截。这是在责怪她惊着了里面的人吗?待听到霍凉瑾忽然温柔下来的声音,楼娴心里突然空白了一下,娇娇?!呵!她还傻傻的以为是一个对他很重要的幕僚,呵……

所以……他刚刚是因为自己惊扰了一个女人来责怪她?呵……听听,在她面前冷声发狠,到了这个女人屋里,还没见着人呢,就缓了语气藏了怒火……

霍凉瑾可没工夫管身后的楼娴,耳力惊人的他刚刚听到里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显里头的人是醒着的。霍凉瑾轻轻皱眉,无意识地微翘嘴角,都透着丝丝宠溺。唉,也不过是给旁人递个杯子,便被这小坏猫扔来头花打了手,唉,又是个小醋坛子呦!霍凉瑾想到这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转过屏风,霍凉瑾意料之中地听到物体兜风而来的声音。把刚刚的怒火藏的干干净净的男人无奈地宠溺一笑,忍住身体下意识避开的冲动,硬实的胸肌直直受了飞来的空茶杯砸来的一下。不过对于常年习武的男人来说,这点力道,与其说是砸,倒不如说是被他家的小坏猫抓了一下。

霍凉瑾迈过地上的碎茶杯,看向随意坐在床榻上的人儿,她恢复了些红润的脸蛋上写满了“本姑娘不开心,本姑娘生气了!”

“娇娘,这是哪个混蛋惹你生气了?再生气也不能自己动手啊,抻着伤口可怎么办。”霍凉瑾笑着说道,脸上带着他自己都没发觉的……讨好。

廊下站着的应安不禁捂脸,七爷啊,咱的帝王威仪呢……

而在榻上安稳坐着的苏宴浅,依旧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刚刚在泠畅儿干完活计出去后,屋里只剩下苏宴浅一个人,昨日昏沉了一整天的苏宴浅只觉得浑身重如灌铅。于是她就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有掀开衣袖仔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暗暗松了一口气,索性只是皮外伤,几日便好,不会留疤。

没有孩子在跟前的苏宴浅可以暂时卸下生活压下来的重担,此时的她,只是个刚刚十七岁的小丫头,她也爱美娇气,她也有小脾气,她也……

然而,嗓子的异样让她也隐隐生出几分担忧,她可是一直自恃音色动人的,只是如今嗓子伤成了这般,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初。而且她想到了她的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要怎么跟他们解释?这两个一个比一个精,哪里是那么好哄骗的?

不过,担忧也掩不住苏宴浅眼角眉梢里流出的愉悦。

为何?

因为他。

她记得他对她说的那些话。

锁了她整整五年的心结打开,她发现,她还在他心尖儿上。这个认知让她得到可以超越一切痛苦的喜悦。

所以,她情不自禁地朝靠近他的方向走去。但是,满怀爱恋中少女甜甜喜悦的她却看到她爱的男人竟然亲自给别的女子递茶?!

于是苏宴浅的小醋坛子,翻了。

于是,打开了心结的苏宴浅,一如曾经被霍凉瑾娇宠时那样,赌气地扯下头上的不知什么珠花,任性一扔,直直砸上霍凉瑾刚刚收回来的手。细细看去,那嘟嘴不高兴的小脸蛋,暖暖生气撒娇时的小模样可不就是像了苏宴浅十成。

至于为什么苏宴浅能扔的这么精准,那可要归功于霍凉瑾自己了。当年苏宴浅刚入宫时还是个女童,从宫外自由自在的生活突然奉旨入宫被圈养,每日都吵着无聊要玩,所以霍凉瑾无奈,只得教苏宴浅玩投壶扔果核,玩得多了,自然投的就准确了。

嘟着嘴跑开的苏宴浅直接回到屋里,气鼓鼓地坐在榻上,心里各种数落着那个男人,嘴里嗓子里一抽一抽的疼痛让她委屈极了,晶莹在眼眶里打转转。

其实自离开他后,她极少哭的,可以说是没哭过,当年生下两只团子时正逢家里被乡里恶霸欺凌,她跟念瑶被那地主家的几个壮汉追到山上,躲到一处庙里,这时恰好赶上生产,为了不让外头的人发现,她硬是生生忍住惨叫,一声不吭地生下了两只可爱的小团子。

但是,在霍凉瑾出现的这几天,她不知哭了多少次,感觉泪都快流干了。大概只有他能让她这么脆弱,大概只有他能这样轻易地拨动她的心弦,大概只在他面前,她才哭得这么肆无忌惮……

现在,霍凉瑾讨好的笑让她的小脾气更加肆无忌惮了。

由于嘴里的伤,苏宴浅现在不能说话,不过她早就准备好纸笔放在床头。此时,气鼓鼓的人儿抓过床头的纸笔就挥了起来,“混蛋!谁准你进我房间的?”

霍凉瑾一看苏宴浅奋笔疾书,立马趁机上前,刚走了一步,就接收到鼓着腮帮子的人儿瞪来的警惕眼神,霍凉瑾下意识地停下,笑笑说,“爷看不清啊,得近些看。”说着,比划了比划两人间的距离,待看到床上的人儿陷入“好像也对”的沉思时赶紧借机上前,坐到床榻边上,顺便瞅了瞅苏宴浅写的字。

说来也是巧,苏宴浅当初进宫选秀准备的才艺本是两手同书的,只是当年的选秀不过是个过场,所以根本没让她表演就把她记名留下了。后来在宫里,写字的机会也不多,且为避免麻烦,苏宴浅多是用右手写,因此,霍凉瑾也并不知道其实苏宴浅是可以用左手写字的,而且是管用左手。

而沉浸在自己小脾气里的苏宴浅下意识地在用左手写字,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形之中躲过了被识破的可能。

“小娇娇,听话,嗯。”霍凉瑾低沉的嗓音在苏宴浅耳边响起,尾鼻音深深拖长,充满了雄性诱惑。

“爷请了人给你瞧嗓子,乖乖的好吗,嗯?”霍凉瑾勾着唇角低笑,低沉的嗓音回荡在屋子里,把本就爱恋他的苏宴浅哄得一愣一愣的。

霍凉瑾看着面前看着自己出神发呆的小人儿,嘟着粉粉嫩嫩的小嘴,脸上隐隐未脱的稚气和独具风韵的诱惑,让霍凉瑾觉得可爱极了,趁她还在发呆之际,霍凉瑾宽厚带着薄茧的大手轻轻地缓缓地伸至她腰际,将她轻轻地往自己怀里揽,而他自己也趁机坐上床榻,移到她身边。

他从不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霍凉瑾是承认的。他可做不到有珠玉在侧,他还能坐得稳如泰山,自己喜欢的姑娘,自然要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手,这就是为什么他对后宫那些自己贴上来的女人从来不感兴趣。当年刚入宫的苏宴浅可是给了霍凉瑾不少“下马威”。

“阿瑾哥,先让我看看这位姑娘的嗓子吧!”后头的楼娴突然抬起原本低着的头,对着前面还想进一步动作的霍凉瑾说道。

完本

帝宠

时间:2019-08-02 06:02:02

状态:已完结

作者:九牧

主角:霍凉瑾,苏宴浅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