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时间:2019-07-28 12:02:50

状态:已完结

作者:跳舞的烟

主角:柳下拓,燕十三

在线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的小说,是作者跳舞的烟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一路无话,十来日过去,走走停停,却已经接近齐国边境,柳下拓看着沿途如画风景,心情舒畅,在楚都中勾心斗角太久,此次离开,感觉仿佛鱼入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免费试读


一路无话,十来日过去,走走停停,却已经接近齐国边境,柳下拓看着沿途如画风景,心情舒畅,在楚都中勾心斗角太久,此次离开,感觉仿佛鱼入海,鸟出笼,自是另有一番心境。

此刻他表面上乃是春申君身前红人,声望自然不同于往日,一路上那本也是楚国望族出身的使节总管对他也是客气非常,一路缓缓而去,柳下拓估计拖延得差不多了,才渐渐加快了脚程。

入得齐国疆域,文书递上,齐国守将又派出了一个百人队,随同柳下拓等人往齐都赶去。

堪堪又是十日过去,到了齐都,柳下拓一行才进馆舍,孟尝君已经着人来请,柳下拓确定故意耽搁时间里,孟尝君肯定已经知道此次自己代表楚国来齐的目的,当下净身换衣,便跟着那使者去了。

柳下拓想不到的是,孟尝君居然亲自在大门迎接他,人还未近,笑声已经响起,柳先生,许久不见,精神仍旧,本君深感欣慰啊!

柳下拓连忙上前施礼,有劳君上挂念,罪过罪过!

两人寒暄一阵,入到府中,各自坐定,两名男子从后堂转出,其中一名柳下拓认得,正是那到过楚国的弹琴老者,另外一人,约莫五十上下年纪,头发花白,面容古拙,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面上笑容淡淡,让人看不出深浅来。

孟尝君为柳下拓介绍,先一指那弹琴老者,说道,柳先生,这是我府中门客,吴声,你想必已经见过。

那吴声冲柳下拓微微一躬身,冷冷叫道:柳先生。

柳下拓微笑还礼,笑道:拓已经见过吴前辈两次了!

孟尝君哈哈一笑,又一指那古拙老者,说道:这位却是我府中总管,冯谖冯先生。

那冯谖起立行礼,中规中矩,微笑道:柳先生好。嗓音也是清亮之极。

柳下拓心中暗暗吃惊,数月之前自己从孟尝君府离开,那时候的总管还不是面前的冯谖,换而言之,这老者便是短短数月之内,直接成为了孟尝君府的总管,能得孟尝君如此看重,定然不是简单人物,当下也恭谨还礼。

四人坐下,吴声卸背上琴囊,取出一把古琴,略一凝神,轻轻拂动起来,琴声细细响起,却不连贯,或一两个音符一顿,或三四个音符一顿,不显嘈杂,反添了几分清雅之意。

孟尝君转头冲柳下拓一笑,淡淡说道:听说此次柳先生到我们齐国来,乃是奉了楚王命令,前来要求联姻。

柳下拓点头微笑:正是。

孟尝君笑道:不知楚王为何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呢。

楚王意思,不过是想增进我们齐楚两国的感情罢了。

孟尝君哈哈笑道:我们齐楚本来就是兄弟盟国,何须联姻来增进感谢!

柳下拓笑道:兄弟盟国,再加深一层姻亲关系,不是越发亲密么?齐楚同心,两国势必都可以永保边境安宁,何乐而不为?

孟尝君面上的笑容更盛,笑道:柳先生说的好,如此说来,柳先生此次前来,其中也有为我齐国着想的意思了。

柳下拓暗然心惊,却还是微笑答道:正是!

若是本君没有记错,上次柳先生来,也曾说过出使楚国,将为我齐国争取莫大好处,时过境迁,一番忙碌,这好处却是没有见到。叫我此次怎么敢再次相信柳先生呢!孟尝君脸上的笑容有了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旁边吴声的琴音一变,节奏虽然仍然缓慢淡雅,乐声中的肃杀之意却蓦然浓烈起来,柳下拓心跳加速,想不到孟尝君还未将自己在楚国任官之事释怀,竟是大有兴师问罪的模样。

乐声中,孟尝君站起身来,缓缓走出一旁,那冯谖却是站直了身子,微笑看着柳下拓。

柳下拓心中猛然惊醒,不对,孟尝君怎么说也是爱护士子的名声在外,胸襟不可能狭隘到这个程度,不可能还将那昭明太子事放在心上,他故意提及此事,是想找借口要杀掉自己。

孟尝君要除去自己,那原因实在太过简单了,大凡权贵都知道一个真理,一个谋略出众的谋士,不能为己所用,宁可除掉,也绝对不能为他人所用,以免将来成为心腹之患。这冯谖看来绝对不是简单人物,孟尝君会下这个决定,看来与他脱不了关系。

吴声的琴音渐渐急促起来,孟尝君举步向门外走去,柳下拓知道,孟尝君一走出大门,就等于宣布了自己的死刑,在这大齐都城之内,自己一个小小使者的死,实在是无足轻重之极,事后只要说自己在相府内暴病身忙,谁敢有异议?

柳下拓勉力吸入一口气,开口叫道:君上慢走,此一时彼一时而已,此次和亲,实在对齐国有百利而无一害,请君上务必听拓说完!

孟尝君迟疑一下,终于还是回头看了柳下拓一眼,吴声的琴音舒缓下来,柳下拓胸中压力顿减,站了起来:请君上听拓细说。

孟尝君点点头,柳下拓躬身道:君上应该知道,现今楚王,尚无子嗣、亦将难有子嗣一事!

孟尝君微笑道:那又如何?

柳下拓走近他身边,轻声道:楚王今年,已经四十有七,身体虚弱,君上以为,他还能在位多久?

孟尝君略有所思,问道:若是不久,又当如何?

柳下拓回头看了吴声和冯谖一眼,孟尝君淡淡一笑:且坐下,但说无妨。

柳下拓知道孟尝君既然已经被自己勾起好奇心,暂时不会再动杀念,暗暗松了一口气,微笑看了那冯谖一眼,他却仍旧是那副木讷微笑的样子。

当下说道:君上有否想过,假如楚王在数年内退位,楚国国势该是如何?

孟尝君笑道:你且说说。

若是楚王数年内不能得一太子,必是王族内另选一脉传人来继位,或族内诸子为王位相互争斗,或当权大臣扶植某王族中人继位,然后专权,或某人顺利继位,清楚异己,重新确立势力,凡此种种,国内总不免动荡。柳下拓低头微笑道,有假如楚王蒙上天眷顾,得一太子,数年内也是年幼无知,楚王去后,仍旧不免动荡,由此可见,楚国的乱局,总是避免不了。楚国有乱,得益者自然是少不了势力最盛的齐国,但为了最大限度获取利益,君上必定要促成这次和亲。

孟尝君笑道:楚国有乱,秦国必定乘机侵略,魏赵将随其后,我大齐若是和楚国成了姻亲,到时不但不能分一杯羹,于情于义,还要出兵相助,岂不是得不偿失?

柳下拓笑道:君上此言差矣,试想,齐楚为姻亲,楚国虽然乱局,魏赵又怎么敢在未曾得到齐国的首肯之时,就去攻击楚国,莫非他们不怕齐国直接背后出兵,直攻入他们国土腹地么?

而秦国是肯定会想趁机占些便宜,秦若出兵,君上派出使者声援姻亲所在的楚国,楚国因为有齐国答应救援,必定心怀希望,便会与秦国死战到底,两雄相争,势必是两败俱伤之局,到时候,齐国再以救助之名,率领魏赵入残楚,击疲秦,正是所谓不费吹灰之力。

孟尝君眼睛一亮,柳下拓接道:那时,齐军入楚,乃是名正言顺的救援之师,保存姻亲同盟危国,击败暴虐强秦,此诚不世奇功,齐国必定威震天下,携威震天下之势,又有重兵在楚国腹地,到时候,君上说什么,要什么,又怎么到楚国君臣否决。此诚所为一石二鸟、名利双收之计,岂不远胜于担上乘人之危恶名,花大力气去与魏赵秦等国攻打乱楚之计?

孟尝君哈哈大笑道:柳先生果然是谋略过人,如此看来,这姻亲是非结不可了!

柳下拓笑道:但凭君上做主!

先生花如此大力气为本君指点迷津,又是为何呢?孟尝君的锐利目光定定笼罩在柳下拓身上。

柳下拓笑容不减:古人有云,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楚国不日便将为围墙所在,拓又怎么敢不先为自己打算一下。到齐国入主楚国之时,君上想起今日之言,也一定会照顾拓才是。

孟尝君再度大笑起来,良久笑罢,看了冯谖一眼,冯谖微笑点头,孟尝君大手搭上柳下拓肩头,笑道:柳先生今日所教,令本君受益匪浅,定当铭记于心。哈哈!

柳下拓微笑躬身,说道:谢过君上。再抬头看孟尝君,眼中杀气已然尽去,知道自己已经逃过一劫。

既然孟尝君已经相信和亲的好处,起码,在和亲成功之前,自然再不会难为自己这和亲使者了。

柳下拓坐得片刻,告别而去,孟尝君面带微笑,望着他远去背影,说道:冯先生,你看此人所说,是否可行!

冯谖微笑道:假如无意外发生,这柳下拓说言,倒真的是良策。

那冯先生认为我们应当饶过他姓名?

冯谖缓缓摇头,道:计划可以参照,此人太过高明,怕不是君上能够收为心腹的,必须在和亲成功后除去,留他在齐楚之间,总是太过危险!

孟尝君沉吟一阵,点头道:好,此事便由你去安排。

楚齐之间,谁胜谁负,谁兴谁衰,并不在柳下拓关心的范围,那一切都无所谓,他要的只是春申君和孟尝君的命,说得更贴切些,不但是他们的性命,还有他们所钟爱的一切,都将毁灭。

计谋已经全力展开,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很顺利,但离成功还有段不算短的日子,但柳下拓有耐心等待,他知道,耐心,是一切计谋成功最关键的地方。

回到驿馆房间,贾老实递给他一只木盒,说道:这是适才有人送来的。

柳下拓看了一眼,冲贾老实一笑,说道:晚上还得麻烦师父陪徒儿出去走一趟。

贾老实笑道:自然可以,可是你别忘了,十天之后,我们就得去见宗主了!

完本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时间:2019-07-28 12:02:50

状态:已完结

作者:跳舞的烟

主角:柳下拓,燕十三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更多